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文章 > 沈石溪的小说有哪些(沈石溪最有名的书推荐)

沈石溪的小说有哪些(沈石溪最有名的书推荐)

摘要: 关于沈石溪的小说有哪些(沈石溪最有名的书推荐)的相关描述,>

他说:“我想描写老战象预感自己生命即将终结,走向神秘‘象冢’,但并没有去密林深处安葬祖先的‘象冢’,而是走向了在战火中牺牲的,埋葬了八十多头战象的‘百象冢’。它要跟曾经一起浴血奋战的战友们埋葬在一起!我想通过老战象这样的行为,来表达我最想表达的一种思想:崇高也是一种伟大的力量。”

于是,这一思想就像一条红线,将众多关于战象的素材串联了起来,读起来感人至深,紧凑严密

沈石溪的小说有哪些(沈石溪最有名的书推荐)

文 | 吴金程

沈石溪擅长写以动物为主角的小说,被人们誉为“中国动物小说大王”。

30 年来,他出版作品 500 余万字,几乎包揽所有儿童文学大奖,多篇文章入选中小学语文教材。其实,沈石溪并不是从小就擅长写作,他通过不断摸索才取得了这样的成就。今天,就让我们一起来看看“中国动物小说大王”关于写作的“五大秘密武器”。

01找好红线,思想为重

文章的主题思想就像一条红线,将一颗颗散乱的珍珠贯穿起来,形成一串熠熠闪光的珍珠项链。

沈石溪就非常看重这条思想的红线,他认为找到这条红线就可以解决写作中的偏题、跑题问题,让文章紧凑而有神。

如何找到这条红线呢?需要抓住三要素,即挑选一个最有价值的主题,判断这个主题能否统领更多生活素材,这个主题和它统领的素材是否真实可信。

如沈石溪作品《最后一头战象》的诞生就经历了抓住三要素进行比较、甄别的过程。

他曾在西双版纳生活,插队时采访了好几位驯象人,搜集了很多关于战象的素材。这么多的素材,自然写作的角度就很多,要表达的主题也有很多:

比如可以写“人象情深,震撼心灵”,讲傣族老乡珍爱这头老战象;比如可以写“战象威武,气概冲天”,讲在战场上冲锋陷阵,英勇无畏;比如也可以写“异常智慧,神秘灵异”,将生命终结,走向祖先的坟墓……

如此多的角度,如此多的主题,到底选择哪一个呢?经过长时间的思考,沈石溪把主题定格在“崇高情怀,感人至深”上。

他说:“我想描写老战象预感自己生命即将终结,走向神秘‘象冢’,但并没有去密林深处安葬祖先的‘象冢’,而是走向了在战火中牺牲的,埋葬了八十多头战象的‘百象冢’。它要跟曾经一起浴血奋战的战友们埋葬在一起!我想通过老战象这样的行为,来表达我最想表达的一种思想:崇高也是一种伟大的力量。”

于是,这一思想就像一条红线,将众多关于战象的素材串联了起来,读起来感人至深,紧凑严密。

02用好反差,与众不同

俗话说:“文似看山不喜平”。一个故事,情节上没有曲折,怎么会吸引人?一个故事,内容上没有反差,怎么会有亮点?

写作中,怎么才能让人有新鲜感?沈石溪认为要利用好反差。

所谓反差,就是在写作的过程中,在情节内容上既要出乎意料,又要在情理之中。这样在阅读的过程中就会吊起读者胃口,吸引读者一步步走向“青草更青处”。

如沈石溪的作品《再被狐狸骗一次》第一章《瞎眼狐清窝》。讲的是红狐养育幼崽,当幼崽到了一岁半的时候,就会用暴力手段将幼崽清逐出窝,以培养它们的生存能力。

如果这个故事平铺直叙,显然不够吸引人。沈石溪在写这一章的时候,就用反差,让故事与众不同了。比如:母狐蝴蝶被巨蟒弄瞎眼睛,失去生存能力,但仍要清窝,即使知道自己会死去。

比如:大白公狐向母狐蝴蝶发情,蝴蝶本可以顺势而为,获得生存的机会,而她却无动于衷。比如:小公狐黑鼻头第一次给母狐蝴蝶带来食物仓鼠,已经吃进去,仍要吐出来,赶小公狐走。比如:最后,即使小公狐四次带来食物,母狐蝴蝶宁可饿死也不吃……

这些情节,都是出乎读者意料的,造成了很大的反差。动物界中的狐狸不会顺着人类的想法去做事,这就会引起读者极大的兴趣,直到故事结尾,在悲凉的氛围中感受母狐蝴蝶所作所为都是为了下一代。

03利用矛盾,塑造形象

小说的核心是“塑造人物形象”,动物小说的核心自然就是“塑造动物形象”。塑造形象的方法,第一是采用人物描写,第二是采用环境描写,第三就是利用矛盾。

所谓矛盾,就是冲突,如动物和动物之间的冲突,动物与环境间的冲突,个体与群体的冲突……利用这些矛盾,一方面会推进故事情节的发展,最重要的是“动物形象”就会在其中彰显出来。

沈石溪的作品《斑羚飞渡》,里面就充满了矛盾,镰刀头羊的形象就是在矛盾中凸现出来的。羚羊群被猎人逼到了悬崖边上,在死的边缘徘徊,矛盾顿时升级。

“镰刀头羊神态庄重地沿着悬崖巡视了一圈,抬头仰望雨后湛蓝的苍穹,悲哀地咩了数声,表示自己也无能为力。”镰刀头羊都如此,其他羚羊能怎么办?

……

就是在这样的矛盾中,镰刀头羊从容镇定地指挥羚羊们一个个飞渡,用一半的死换来了种族的生,镰刀头羊的形象就凸显了出来,令人印象深刻,深受震撼。

04用好人称,多元叙述

写文章,可以采用不同的人称。用第一人称,容易让读者产生共鸣;用第二人称,便于抒发情感;用第三人称,是全知全能的视角。

一般在学生写作中,采用第一人称方式的情况比较多,在允许的情况下可以采用另外的人称,让表达与众不同。

如沈石溪的作品《一只猎雕的遭遇》,开头这样写道:“你飞遍了日曲卡雪山北麓,还是没有发现任何值得你去捕猎的目标。你飞累了,撑开巨大的翅膀,静止不动地躺在空中,任凭强劲的河谷气流托着你向前滑动……”

这个作品就采用了第二人称,读起来让人感觉特别亲切,蕴含着理解、体谅、关心的情感,一下子就把读者带进了作品的意境中。

同时,动物小说采用第二人称的作品是很少的,这样也会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。

当然,人称的变化涉及到叙述内容的角度以及表达的变化,这些只有在语言实践中去慢慢摸索、提升。

05能读会写,克服恐惧

农民种果苗,先挖一个洞,用土栽好果苗以后,再给刚栽进去的果苗浇满满一瓢水。这瓢水,农民称为“定根水”。“定根水”会让树木根扎在土壤里,吸取水分养分,然后日渐生长。沈石溪认为,写作就像种果苗,而阅读就是“定根水”。

在生活中,有许多孩子是害怕写作文的,究其原因还是孩子阅读得少,没有阅读经验的支撑,写作就没有底气。

在阅读中,一方面会积累词汇,词汇是写作的基础。词汇丰富了,遇到要写的事情,词汇就会被激活,这样表达起来就会很顺畅。

在阅读中,另一方面还会积累素材,素材是写作的材料。除了直接经历,间接经历也是非常重要的,同样可以写进文章,成为思想表达的载体。

在阅读中,还可以形成良好语感,学习表达的技巧。这样,在写作时就可以很艺术化的表达,不仅能做到准确通顺,而且可以生动形象,具有美感。

所以,当有了一定的阅读量的积累,写作也会成为顺其自然的事情。有了阅读的“定根水”,写作的“果苗”会茁壮成长,孩子们将不再畏惧写作。

写作,是一项实践性很强的活动,沈石溪从不会写作到成为“中国动物小说大王”,都是不断实践的结果。用好以上“五大秘密武器”,每一个孩子都会在写作的路上不断前进。

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“沈石溪小说”的文章